内江在线 > 女性 > 正文

调查显示 培养一个“会看病”的医学生有多难

来源:http://www.ngeb.net 17/05/29 皇冠最新

    我国研究人员完成的一项题为《中国成人糖尿病流行与控制现状》的调查研究,于9月4日在国际顶尖学术刊物《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发表。调查显示,中国18岁及以上成人糖尿病患病率达11.6%,糖尿病前期率为50.1%。根据研究样本权重估测提示,中国18岁及以上成人中约有1.14亿名糖尿病患者,和4.93亿糖尿病前期人群。中国糖尿病患病率攀升加剧了医疗卫生服务紧张。目前,中国药品销售以每年20%的幅度高速增长,国际糖尿病联盟名誉主席保罗·齐梅特表示,糖尿病正演变为中国的一场灾难。他担心,中国目前没有能力应对如此庞大的健康问题。

    点评: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繁荣发展,健康问题尤其是糖尿病日益突出。糖尿病的早期发现、干预与治疗已成为我国公共卫生事业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相对于早发现、早治疗,尤为重要的是,用健康的生活方式避免糖尿病。

  一项历时11年的教育改革探索,如今总算是有了眉目。2014年,以复旦大学汪玲教授为首的卫生政策研究团队,凭借《我国临床医学教育综合改革的探索和创新——“5+3”模式的构建与实践》,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评比的特等奖。

  这一听上去有些冗长的课题背后,隐藏着一个重大的改革议题——如何培养一个真正“会看病”的医学生。

    东阿阿胶涉嫌欺骗消费者

    “补血圣药”东阿阿胶几乎成为阿胶的代名词,然而有媒体通过连日以来的调查发现,东阿阿胶核心产品之一的阿胶原粉只是普通食品,却以药品身份销售,涉嫌欺骗、误导消费者。据调查,“阿胶原粉”系列产品并无保健食品的“蓝帽”标志和药品标志,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查询显示为方便食品,违反了“非药品广告不得有涉及药品的宣传”的规定。无独有偶,东阿阿胶近日发布公告,上调阿胶出厂价25%也遭到业界质疑。据统计,这是东阿阿胶6年内的第12次涨价。业内人士表示,作为阿胶及系列产品龙头企业,东阿阿胶一家独涨,三年内提价高达154%,要注意防范滥用市场地位等引起的法律风险。

    点评:上周,金嗓子喉宝某产品因普通食品涉及功效宣传遭受质疑;本周,东阿阿胶也因类似问题遭受质疑。种种迹象表明,相关部门对食品药品的监督力度还远远不够,部分厂商的宣传并不规范,保健品及药品市场秩序处于混乱当中,需要大力整治。

    英媒称睡眠可补充脑细胞

    据英国广播公司9月4日报道,科学家发现了人类需要睡眠的新原因:睡眠可以补充脑细胞。来自威斯康星大学的基娅拉·奇雷利博士和同事们通过对老鼠的研究发现,睡眠促进能够产生髓磷脂的细胞生长,有助于保护大脑神经元回路。此外,相比较而言,老鼠被迫醒着时,与细胞死亡和压力反应有关的基因就比较活跃。奇雷利博士说:“长久以来,动物清醒和睡眠时神经细胞活动情况的不同一直是研究人员关注的焦点。现在很明显,在动物清醒和睡觉时,神经系统中的辅助细胞的活动也会相应有所改变。”研究人员还发现,缺乏睡眠可能使多发性硬化病情加重,而多发性硬化恰恰会破坏髓磷脂。

    点评:此项研究不仅推动了医学研究的进步,更是警醒喜欢熬夜以及长期睡眠不足的白领和学生们,如不及时补充睡眠,强迫自己清醒,很有可能会影响大脑运作,学习和工作事倍功半甚至适得其反。

    部分学校食堂食品安全存隐患

  这一议题,2003年由复旦大学发起研究,以“适应医药卫生发展需求、改革临床医学专业学位教育”为主要方向,经过6年理论研究,在2009年时被付诸实践——一名临床医学专业5年制的本科生毕业后,可以一边做住院医师,一边考研读研,3年研究生毕业后,他既能获得硕士学位,又能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合格证。也就是说,研究生毕业后,他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独立给病人看病的医生。

  换句话说,这项改革,将大大减少“高素质医生”这件“产品”的生产出厂时间。

  减少培养医生的时间

  按照以往的做法,一名医学院5年制本科毕业生在毕业时,至少要有1年在医院“实习”的经验。这种“实习”,只是给医学生一个了解医院的机会,而不是教授一名医学生如何看病。与之相同的,到了医学硕士的攻读阶段,也有相应的医院实习要求,实习时间一般为半年左右。以复旦大学7年制本硕连读临床医学专业为例,7年时间里,一名医学生所需的临床实习期一般为一年半左右。

  但是,所有这些“实习”并不能帮助一名医学生成为医生。从一名医学生变成一个真正的医生,除了要医学专业学历学位外,还要“两证”——即执业医师资格证和住院医师规培合格证。获取这两张证的考试,只有在正规卫生机构注册的在职人员才有资格参加。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教育培训部主任曹琦长期从事医师培训工作,她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一名医学硕士毕业后,要在医院首先找到工作,编制进了医院,再经过至少两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才能考取上述“两证”。

  也就是说,一名七年制的医学硕士生,至少要花上9年,才能真正成为一名入门级别的医生。一个问题是,如果这名医学生自己找到的工作单位学术能力不强、教学水准不高的话,他的住院医师培训水准就会大大降低,培训质量低下,可能坏了一棵好苗子。

  现在的做法是,医学生本科5年毕业后,就能直接进入经卫生部认可的、质量几乎同等的医院“工作”3年,而不是“实习”。这3年里,他们可以一边工作、一边读研、一边考取两证。他们的“编制”会在当地的卫生人事中心存放,而不是在学校。

  在读研究生拥有单独行医机会

  医院方面对他们进行的规范化培训也能脱开“镣铐”更放开些。过去,因为受制于体制,谁也不敢让那些在医院“实习”的医学生从事实习诊疗工作,即便有时候他们已经具备相应的素质。

  一方面,根据1999年《执业医师法》的规定,“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未取得行医资质的研究生无法独立担任住院医师工作,其临床能力训练面临违法行医风险;另一方面,临床医学专业学位教育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分属教育和卫生系统,临床研究生毕业后仍需重新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

  打通这一脉络,需要教育、卫生两个部门的“跨界”合作。

    为促进各地学校食品安全监管工作,保障广大师生食品安全,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和教育部日前对北京、天津、内蒙古、黑龙江等10余个省区市开展了学校食品安全督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表示,部分学校食堂还存在食品安全制度不健全,食品安全措施不完善,设施设备陈旧老化等问题。各督查组对发现的问题现场予以指出,要求学校食堂负责人对存在的食品安全隐患立即整改,并要求当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积极配合教育行政部门继续加大学校食堂食品安全监督检查力度,确保各项食品安全制度落实到位,切实保障学校师生的饮食安全。

    点评:食堂是师生最频繁的就餐地,保障食堂食品安全至关重要。然而,饭菜有异物或异味、碗碟清洗不干净、食物来源不明等问题时有发生。此次督查正是发现并改善问题、防止问题发生的最好时机。学校食堂应本着对师生负责的态度提供食品,为师生工作和学习提供保障。南方日报记者 赵兵辉 实习生 罗梓健

  这一次,医院方面可以“大胆”一些了。只要一名在读研究生可以在住院规培期间考出两证,就可以尽可能多地赋予他单独行医的机会。曹琦说,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每年大约有五分之一的规培生,来自“5+3”学制的在读研究生。

  “5+3”学制目前在上海已经实行5年,毕业了两届学生。汪玲教授预测,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未来老百姓就不用大病小病都往大医院跑了。最后的愿景是,不管是在大城市,还是在小城镇,不管是在三甲医院还是社区医院,都能够找到会看病的好医生。” (摘自《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
热门
“文化中国·四海同春”非洲艺术团在南非受热烈欢迎 两岸抗日海军及船政名杰后人聚首福州 贵阳现晴朗天气 山东美术统考阅卷上演长竿选画 厦门市民为嘉庚先生扫墓寄哀思 市民下车“乘凉” 海口现“天价”幼儿园 在“稳中向好”的基础上继续有所作为 探访参阅外军阅兵训练 全国大中学生海洋知识竞赛冬令营团队走进西沙 旺报:日本怎么寻求和解 内地对台胞免签注不只是政治考虑 《第一伞兵队》将播 曲目铿锵有力(图) 浙江安吉17万亩白茶进入开采期 借力开发区助推浙江经济发展 以体制机制创新推动长江中游城市群建设 油价跌到40美元才见底 烟台一女子手被洗碗机卡住 新疆边防官兵春季练兵提升口岸处突维稳技能
友情链接

www.ngeb.net 内江在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